When I missing you

goodbye my love.

那天晚上我們也還是牽了手,我從不奢望可以得到更多,即使我想。

 

一整天的勞碌,在工作空檔彼此對到眼,也只是笑了,以拳打個肩,開了一下玩笑後,繼續認真的工作,因為我們都喜歡彼此認真時的神情。

 

晚上大夥們一起吃了晚餐後,去The Wall 看表演,進場後眼前的是因為跟著太投入舞台上的表演而腎上腺素飆升開始衝撞的人們,我只顧著手上的Whisky coke不要翻了,靠近後半部的人群也開始躍躍欲試至開始滿場跑時他把我往後拉,拉到他的旁邊我肩併著他的肩,怕被撞倒也怕沒有安全的空間。

 

其實我知道我都知道的,併著他的肩時我就知道了,一開始只緊張的喝著Whisky coke,後來我把手自然垂在身體兩側,接著感受到一雙溫暖的手碰到我,然後牽了上來,當下像是平靜水面上的波紋,他把我的手往後拉我們的身體更是靠近了,一下是牽手然後又是摟著我的腰,我們很享受在當下,就算舞台上表演的是金屬嘶吼,我的心依然很平靜,像是坐在濕濕的木頭椅子上聽著門外的雨聲,像是坐在還發熱的岩石上吹著冬日的微風,很渺小很渺小,但卻是從漣漪到浪花那樣。

 

體內有股像是熱熱的種子在發芽,在往上長又向外擴,慢慢的佔據了我的身體,像是畫在紙上凹凸不平,但也像是小提琴演奏著悲傷的旋律,像是唱歌時音部忽高忽低不穩定,也像是仰著頭卻看不見星星。

 

不想談論失控不想談論爾後,在清甜的空氣中我看著他,無關世界。坐上車他一樣玩著我的手,然後親了一下,我往他那坐了去,把他的手臂拉到我的腰下,讓他可以環抱著我的身體,臉與肩膀碰在一起,在很暗的後座我把臉別過去看向他,他吻了上來。

 

嘗試了幾次不捨離開的擁抱,我只能抓著他的手,用手心傳達我不想你走,依然環抱我的他不知道有沒有接收到。人性本善良,卻總是貪,該如何收場與放下,怎麼止住波動的漣漪,我告訴你我想你,是真的想你,願不要等待也願我們長久。

PENGYU.Z.CHEN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