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路過的風


巨大的悲傷在體內擴張,漲出水平面後,


就奪眶而出。


不再凝視著對方,而抖動的呼吸抽蓄的持續,也不再坐在發熱的石頭吹著海風,撿起土,放進葉子裡,沒有人可以送,沒有人可以凝視。


像路過的風。


好比我對你說的話,無動於衷,像是封箱膠帶封起心臟的每個出口,五臟六腑開始腫脹,滿滿的悲傷溢出。


像不再被灌溉的土地。



PENGYU.Z.CHEN © ALL RIGHTS RESERVED